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庆祝建党100周年 > 追寻初心 鹤壁印记 >

邓小平曾通过这条交通线去延安——重走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

 

浚县屯子镇原厚村开明人士程润民故居。

姜廷庆孙子姜运秋收藏的关于爷爷事迹的画册。

开明人士程润民(右二)家庭照。(家属供图)

□鹤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刘倩倩

 一座看似寻常的农家小院、一处鲜为人知的红薯窖,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印记。3月22日至24日,记者经浚县王庄镇的李聂村、小齐村,再经屯子镇的裴庄村、原厚村、大黄庄、桥村等村庄,沿着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寻访革命先辈在此开展革命活动的足迹。

记者走访中发现,这条线路上曾有多处秘密联络点,也留下了许多党、政、军领导人的足迹。目前,一些革命遗迹得以保留,交通员、武装班在地方党组织和革命群众的支持下,与敌斗智斗勇的事迹被后人传颂。

邓小平曾通过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前往延安

 据相关资料记载,1940年以后,侵华日军在平汉铁路两侧和卫河沿岸增设据点,挖壕筑堡,对抗日根据地实行层层封锁,企图切断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同太行革命根据地之间的联系。为打破敌人的封锁,保证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和太行革命根据地之间人员往来和物资运送,我军在俩根据地之间建立了地下交通线,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是八路军前方总部豫北办事处和冀鲁豫军区沙区办事处建立的经清丰、内黄、安阳,过卫河、平汉路封锁线到太行革命根据地林州市任村的交通线。

该交通线建立后,一年内即护送党、政、军过往人员近千人。由于人员过往日益频繁,为防止暴露遭敌人破坏,1943年下半年,在原有地下交通线的基础上,又建立了过境浚、滑、汤三县的南路交通线。该线东起冀鲁豫军区沙区办事处,中经浚县李聂村、大黄庄等村庄,至汤阴县的三里屯越过平汉线,再经冷泉一带西上太行山,也就是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

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建立后,护送了大批冀鲁豫军区党、政、军干部,运送了大批军需、民用物资等。其中,邓小平曾通过这条地下交通线前往延安。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在保持中央与各根据地之间的联系、护送干部、传递文件、转运物资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属豫北地区红色地下交通线重要线路,为中国的抗战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中共卫西工委旧址——程润民故居

 在浚县屯子镇原厚村,开明人士程润民的故居被村民称为“最神秘的地方”。提及程家红薯窖曾隐藏着中共地下党员的事迹,住在程润民故居对面的该村86岁的姜之道说,知道这段往事的大多是村里的老人。“这里是地下交通线的联络点,也是中共卫西工委的旧址。”该村党支部组织委员余旺信带着记者走进程润民故居。

“这座小楼经过整修,虽没有以前高,但已最大限度复原。我小时候经常听长辈讲起,程家人智斗敌人,保护中共地下党员的故事。”余旺信说,程家作为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的联络点,中共地下党员曾在此召开秘密会议。有一次,程家突然闯进陌生人,说来讨柿子吃,不等主家同意就进了院子。程家人严厉斥责对方,并说家中有女眷产子,正在休养,如遇冲撞,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程家人的机敏应对,保护了住在程家的中共地下党员。

“这个小院曾经住过一位名叫杨敬斋的先生,他的母亲跟着他住在这里。后来老太太过世,我爷爷奶奶便将她安葬在村西沟。老辈人怕雨季发水,还给老太太迁过一次墓。”程润民的孙子程伟说,杨敬斋并不是这位客人的本名,2019年杨家后代还来到村里,寻找先辈的革命印记。

“除了这位杨先生,我们家还住过一位黄先生,本名叫黄友若,曾任冀鲁豫军区政治部敌工股股长、卫西工委书记、华北抗日民军敌工科科长,他在这座小院里住了8年时间。”程伟说。

据相关资料记载,原厚村开明人士程润民又名程修德,他家既是中共卫西工委办公点,又是地下交通站,在艰苦的环境中掩护了共产党开展地下工作。2018年,河南省人民政府将程润民故居列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姜廷庆掩护邓小平夫妇

通过封锁线

在浚县屯子镇桥村,开明乡绅姜廷庆掩护邓小平夫妇通过封锁线的事迹在村里口口相传。“这几页连环画我珍藏了一辈子,上面写的字、画的画,都是有关我爷爷的故事。”今年70岁的姜运秋是姜廷庆的孙子。姜运秋说,他曾走访多地,查阅相关文献,了解爷爷姜廷庆在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掩护邓小平夫妇通过封锁线的事迹。

记者跟随姜运秋来到一处旧址,眼前的旧房子曾供邓小平夫妇居住。“这间房子在老院子的最后面,也最为隐蔽,这个土炕下面有个可以藏人的大坑。我姑姑姜玉清还给邓小平夫妇端过饭呢!”姜运秋所说的姜玉清还有个小名叫荷月,这个名字相传是邓小平夫妇所起。

“我爷爷以桥村为中心,向周边发展共产党员,因为经常在外奔走,还被敌人打过黑枪。”姜运秋说,姜廷庆于1947年在外病逝,后被家人安葬在桥村。

姜运秋告诉记者,姑姑姜玉清给他讲过,奶奶曾用家里的纸张把一锅水烧开了。“这儿不仅是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的联络点,还是一条邮路。曾有不少文字材料藏在家里,这些信件、材料定期都要处理,能够把一锅水烧开,这些纸张该有多少啊!”姜运秋感叹。

“村里老人讲过,姜廷庆家曾住着一位姓胡的教书先生,他以教书为掩护,传递情报、发展共产党员。”72岁的村民晁全厚说,村里不少老人曾是胡先生的学生。

地下交通线传承“红色血脉”

 浚县屯子镇裴庄被称为“中原抗战第一村”红色教育基地”,也是打响中原民众抗战第一枪的民族英雄、抗日先驱常仙甫的故乡。据介绍,常仙甫故居也是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的联络点之一。

相关资料记载,从事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傅凌云、胡紫青等人及家属,曾在常仙甫家中居住,为了保证同志们的安全,常仙甫还在自家院里挖地道供同志们藏身。

在李聂村,进步人士李恩普的故居保存完好,其孙李彩增告诉记者,这里也是一处联络点。“屋后有一个地道口,可以通往村东。我小时候还在地道里跑过,现在都坍塌了。”李彩增说,李聂村曾有多个地道口,村中老人还为此手绘过一幅图。

80岁的村民李存安介绍,李聂村有5位早期共产党员,为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做了全方位的保障。李存安说:“我们村还有一位名叫李玉美的革命烈士,为了保护地下交通线的重要资料而牺牲。”随后,记者联系到了李玉美的孙子李希军。

49岁的李希军拿出家里珍藏的烈士证,向记者讲述了李玉美于1942年被日伪军射杀的情景。“我爷爷当时正在筹集粮食,牺牲的时候我父亲只有7岁。爷爷牺牲后,父亲成了孤儿,是靠吃百家饭长大的,后来也参了军。”李希军说,从爷爷到父亲的经历,红色基因已深深融于血脉,扎根心里。

浚县红色地下交通线在原厚村程润民家、桥村姜廷庆家、裴庄常仙甫家等处都设有联络点,又有彭志雕、李连元、罗新明、张本生等当交通员。该交通线除传递情报、药品、枪弹外,还负有迎送往来干部、战士的任务。这条交通线保证了华东、华中、冀鲁豫抗日根据地同陕甘宁边区等地的联系,有力地支援了根据地的抗日斗争。

 

 

发布时间:2021-03-25 08:41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