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庆祝建党100周年 > 追寻初心 鹤壁印记 >

陈赓率部袭鹿楼沉重打击日伪军

山城区宝山街道鹿楼社区保存完好的老房子,陈赓曾在此秘密商讨作战计划。□鹤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刘倩倩 文/图

1938年7月,驻扎在安阳林县(今林州市)南部的八路军129师386旅,为了用实际行动纪念“七七抗战”一周年,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决定出太行、打汤阴、袭鹿楼。陈赓旅长率部出太行,来到鹿楼集等地。

陈赓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优秀领导者,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陈赓日记》记载:“进入鹿楼集歇息后,连夜急行军,围剿驻汤阴南关日伪军,经过激烈战斗,俘获日伪军20余人,缴获枪支40余支……”6月13日,记者走进山城区宝山街道鹿楼社区,了解陈赓率部在鹤壁的抗日战斗故事。

日军对鹿楼集烧杀抢掠

鹿楼村村志记载,1938年,日寇侵占汤阴、淇县等地,在汤阴驻扎的日军对鹿楼集(今山城区宝山街道鹿楼社区)进行疯狂扫荡,把在农田劳动的群众当作活靶子任意枪杀。“村子里的老人讲起,鹿楼集有名村民叫萧佩文,下工回家碰见日军小队长岩田,岩田将指挥刀架在萧佩文的脖颈上,问他是不是中国兵。萧佩文没有理睬,日军就放开恶犬向萧佩文扑来,萧佩文被咬得浑身血肉模糊……”一位村民不忍再讲下去。

“日军占领鹿楼集后,在村子里修炮楼、筑碉堡,还强拆民房,烧杀抢掠。”63岁的牛保安曾负责撰写鹿楼村村志,他走访村中老人,收集了不少日军侵略鹿楼集时,村民口口相传的抗战故事。“当时鹿楼集有4个大门,日军将西、南、北3个大门封死,独留东大门作为进出鹿楼集的通道,日出开门,日落闭门,对过往行人严加盘查。”

陈赓率部出太行

1938年7月,驻扎在林县南部的八路军129师386旅,为了纪念“七七抗战”一周年,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决定出太行、越淇河、打汤阴、袭鹿楼。陈赓旅长率部出太行,来到鹿楼集等地。

“直到现在,我们还保留着那座旧房子。听老人们讲,当时陈赓率部潜入鹿楼集,就在这座旧房子里秘密商讨作战计划。”牛保安介绍,陈赓率部顺利潜入鹿楼集后,又派出侦察员秘密侦察驻扎在平汉铁路的日伪军,为后期作战做准备。

1938年7月7日,战斗正式打响。“第一支部队迅速占领汤阴火车站的炮楼,日军乱作一团。另一支部队将火车站附近的铁路专线、桥梁、通信设施破坏,让敌人无法与外界联系。第三支部队则负责对城内日伪军进行打击、围剿。”牛保安说,直到现在,鹿楼社区的很多居民都知道这场战斗。

“陈赓率部沉重打击了日伪军,还有扈全禄的部分匪徒。扈全禄的部队仓皇逃离,伪保安队没有完全逃脱,被八路军歼灭40余人。”牛保安介绍,陈赓率部圆满完成破袭任务,沉重打击了驻扎在汤阴、鹿楼集一带的日伪军,以实际行动纪念“七七抗战”一周年。

《陈赓日记》中的鹿楼集抗战

《陈赓日记》也详细记录了陈赓率部在汤阴县城、鹿楼集一带开展抗战活动的情况。

陈赓在日记中写道:由于386旅的积极动作,群众对他们更加信任,吃粮食完全不成问题。群众说:“供给八路军粮食,我们不吃都应该供给……”

陈赓在日记中还写道:1938年7月4日,高厚良因被扣押而未完成任务,通过对敌情的了解,7月5日不能采取动作,决定次日晚袭击。并令高仍率便衣队赶至鹿楼集一带,继续执行侦察任务。7月6日,6架敌机经我高空向道清线去。根据高厚良提供的情报,我军决定:以771团袭击占领汤阴,破坏汤阴西北正在建筑之铁路,集中主力两个营准备打击可能由安阳来援之敌;以河州一营四支队,附工兵一排,炸毁汤阴东南云村之铁路,并准备打击可能由宜沟方向来援之敌;各部均于15时出发,黄昏时772团进入东窑头村,771团1营进驻鹿楼集,24时前各部均进入袭击地。

1938年7月7日,陈赓在日记中写道:夜,八路军129师386旅771团1营、772团3营由林县进入鹿楼集歇息后,连夜急行军,围剿驻汤阴南关日伪军,经过激烈战斗,俘获日伪军20余人,缴获枪支40余支……

“驻扎在鹿楼集的地方匪徒,依仗日军无恶不作。陈赓率部进驻鹿楼集后,革命队伍将鹿楼集团团围住,日伪军四处逃窜。”牛保安说,村中有老人曾亲身经历过那场战斗,村中百姓还积极配合八路军奋力抗敌。“现在,那一辈的老人都已经不在了,留下了口口相传的抗战故事。”牛保安说。

 

发布时间:2021-06-16 07:42 来源:鹤壁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