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 > 庆祝建党100周年 > 追寻初心 鹤壁印记 >

淇县革命烈士潘麦生反抗在晋日本矿主压榨 组织百余名矿工罢工

为纪念潘麦生,当地政府在关庄村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亭。

□鹤报融媒体记者 李明英 ?实习生 孙艺霖 文/图

 在淇县卫都街道关庄村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记录了一段可歌可泣的红色历史,永远纪念在革命斗争中光荣牺牲的潘麦生、李白小等4位革命烈士。

潘麦生,1926年出生在淇县关庄村。1945年,思想先进、胆大敢干的他组织矿工开展罢工运动;1947年5月,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7月,根据组织安排,他到家乡关庄村进行土地改革;1948年4月,因叛徒出卖,他英勇牺牲。

7月13日,记者来到关庄村,听村民讲述了革命烈士潘麦生的英勇事迹。

16岁被日本人抓去当劳工,受尽欺凌

潘麦生出生在贫寒家庭,一家人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哥、嫂因饥饿病倒无钱医治相继离世,父亲后来也因饥饿被夺去生命,家里只剩下他与母亲、侄儿艰难度日。为了维持生活,14岁的他承担起家庭的重担。16岁时,他被日本人抓去当劳工,沉重的苦役、非人的折磨,让还未成年的潘麦生受尽欺凌,这激起了他对侵略者的仇恨。

“潘麦生是个苦命的人,但他胆子大,面对日本人的压榨,他组织矿工集体罢工与日本人对抗。”关庄村71岁的关金贵说,他的父亲关林堂曾与潘麦生一同被人贩子卖到黄丹沟煤矿位于山西省寿阳县)做苦工,他时常听父亲提起潘麦生的事迹。解放后,他曾参与审讯陷害潘麦生的叛徒,翻阅过大量的历史资料,了解烈士潘麦生的事迹。

关金贵介绍,1944年,当时18岁的潘麦生逃回家中,不幸的是他又遭遇了人贩子,被卖到黄丹沟煤矿做苦工。黄丹沟煤矿由日本人开设,四周高墙上有电网封锁,属于监狱式煤矿,人一旦进入很难逃出去。“当年,矿里很多工人被累死或者被打死,生了病的矿工,日本人就直接扔到死人沟’,活下来的人还得继续做苦力。掌控煤矿的日本人、汉奸及工头对待矿工狡诈又凶狠。”

组织矿工罢工反抗日本人压榨

“当年,潘麦生在第二采煤区做苦工,每天矿工们在阴暗狭窄的巷道里爬行挖煤或拉煤筐,需要要连续工作12个小时,特别苦。”关金贵说,矿工们努力干一天活儿才能换来两斤发霉的小米或高粱面儿,还经常被工头拳打脚踢。

1945年春,潘麦生所在的矿井内涨水,井下十几名矿工被活活淹死,潘麦生侥幸逃了出来。他看到日本人及工头对矿工的生死毫不关心,还逼迫他们再次下井挖煤,愤怒不已的他组织百余名矿工集体罢工,提出“增加工资,减少工时,保证矿工安全”的要求,迫使日方答应了矿工们提出的条件,取得了这次斗争的胜利。“通过这次斗争,他认识到矿工们只有团结起来进行反抗,才有可能改变不合理的制度。”关金贵说。

1947年3月,黄丹沟煤矿解放了,矿工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反奸反霸斗争,潘麦生积极参与并组织矿工追捕逃跑的汉奸及工头,最终把3名十恶不赦的工头捉拿归案。

回乡进行土改时被叛徒出卖牺牲

1947年5月,潘麦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参与除汉奸、协助地方武装进行土地改革等工作。

1947年7月,受上级党组织派遣,潘麦生回到关庄村担任农会主席,开展土地改革工作。“我们家的三间房及农田还是潘麦生在村里进行土改时分的。”关金贵说,当年潘麦生在村里开展工作时得罪了不少土匪恶霸,恶势力纷纷扬言要报复潘麦生,但潘麦生从不退缩。

1948年3月,国民党残匪千余人对解放区进行骚扰,杀害了许多党员、村干部、民兵,革命力量遭受严重破坏。“当年,我妈是村里的妇女主任,土匪把她抓了起来,让她说出村里谁是党员,谁是民兵,我妈始终没有出卖一个人,可恶的土匪就打我父亲,差点儿把我父亲打死。”关金贵说。

1948年4月1日晚,叛变投敌的内奸打着外出巡逻的名义,将潘麦生、李白小骗出村并强行绑架,连夜把他们送往汲县红窑村匪部驻地。

“潘麦生可真是条汉子,据返回村里的叛徒交代,敌人对潘麦生软硬兼施,用尽了酷刑和各种诱降手段,但潘麦生丝毫没有动摇。”关金贵说,敌人第二天把22岁的潘麦生杀害后,将其尸体抛入御河中。

解放后,潘麦生被追认为革命烈士。为了纪念他,1970年桥盟人民公社(现桥盟乡)在关庄村修建了革命烈士纪念碑,告诫后人勿忘历史。

 

发布时间:2021-07-22 15:02 来源:鹤壁新闻网